曾經看上去“無比瘋狂”的未來猜想,如今你早已習以為常

AI時代,人與科技之間的關系将會産生怎樣有趣的演變。讓我們一起,窺見未來的冰山一角。

全球最新技術快速Get
  • 人類離乘坐太空電梯又近了一步:希望能早日實現“一鍵到達宇宙”的夢想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太空電梯并不是一個新鮮的概念。早在1987年,科幻作家阿瑟·克拉克的小說《天堂之泉》就曾描寫過太空電梯的構想,人們可以乘電梯去太空觀光并運送貨物。多年以來,全世界各國的科學家都在緻力于實現這個源于科幻小說的偉大構想,畢竟建造航天器成本太高了,太空旅行目前仍然隻是宇航員的專利。

其中,日本科學家率先踏上了實踐的道路。2018年9月,日本科學家已經開始試驗太空電梯雛形,目标是2050年建成太空電梯。然而,這一目标也遭受到了各界公開的嘲笑,畢竟目前要解決的問題太多了,看起來根本不可能實現。

用什麼材料建造是最主要的問題。太空電梯與普通電梯不同,在地球自轉的過程中所帶來的強引力和旋轉速度,會把電纜逐漸繃緊。這條線纜一定要有足夠強的韌性,并且夠輕,然而目前并沒有任何材料可以達到制造的條件,甚至電梯完工前就會被折斷。

于是,目前有人提出了新的方案。哥倫比亞大學和劍橋大學的研究人員在新發布的研究中提出,如果線纜不用連接地球,僅僅拴在月球的一端,就能降低坍塌的風險。線纜将固定在月球的表面,像一個鉛錘一樣垂到地球的靜止軌道。宇航員不需要乘坐火箭飛出軌道,隻需要乘坐宇宙飛船到達太空的真空,再登上線纜,通往月球。根據這篇研究的計算,目前現有的材料都能接受這一挑戰,隻要從中找到最堅固的材料,然後大規模生産即可。

如果實現,這就好像早期的鐵路一樣,會成為一種基礎設施的建設,将極大地降低人類太空旅行的成本。想象一下,在遙遠的未來,也會出現有潮湧動的太空轉運站,人們排着隊等候登上開往月球的電梯,在等待的時間裡,每個人都專注做别的事情,不再有人覺得這很特别。

https://futurism.com/kinetic-pants-ministry-of-supply

  • 無人駕駛賽車的車速正在趕超人類:沒人的賽車比賽你想看嗎?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一項名為Roborace的無人駕駛賽車比賽正在進行今年的第一個賽季,各個車隊在追趕着人類所創造的記錄。這項競賽要求參賽者為相同的電動賽車編寫程序,這是一種非常大膽的方式,在短時間内将實驗性的自動駕駛技術推向極限。

賽事所采用的這輛賽車名為DevBot 2.0,如上圖所示,造型極具未來感和電影感,其速度可以達到每小時200英裡以上,并配備了6個攝像頭、2個雷達、5個激光雷達和18個超聲波傳感器。

在一般的速度下,無人駕駛汽車在路況不好的情況下運行就已經很難了,更何況在比賽的速度下運行,這無疑是對駕駛系統的靈敏和反應都增加了很大的挑戰。然而,就在七月的一場比賽中,一個參賽團隊為這款自動駕駛賽車編寫了程序,使它能夠很好地應對障礙,以66.96秒的成績完成了一條名為古德伍德山的蜿蜒多山賽道,目前隻比人類駕駛的記錄慢了12秒。不過,Roborace的官方人員認為,參賽者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事實上,無人駕駛賽車比賽的出現引發了一些争議,一些傳統的車迷并不太喜歡這項賽事。但也許它從未想讨好這群人,而是有着推進無人駕駛技術進步的願景。總之,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期待,今後會有幾十台無人車在賽道上競速的奇觀了。

https://futurism.com/the-byte/self-driving-racing-cars

  • 科學家培育的“迷你大腦”檢測出了腦電波:殺掉它算是殺人嗎?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在國際空間站上的培養皿裡,被稱為“迷你大腦”的神經細胞群,正在以科學家們此前認為“根本不可能”的方式發育着。

迷你大腦又被稱作類有機物,是由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生物學家艾裡森·穆特裡的實驗室的幹細胞培育而成。它被裝入一個盒子,被運往太空進行實驗。穆特裡在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表示,它們很可能“像瘋了一樣複制”。 穆特裡還将迷你大腦連接到蜘蛛形機器人上,以便閱讀他們的神經活動。最終,他的研究小組發現,這些類有機物發出的腦電波,與人類早産兒的腦電波十分相似。這是一個巨大的發現,為研究大腦疾病的早期發展帶來了可能性。

人類的大腦如此複雜,以至于科學家們仍在猜測它是如何運作的。這就是微型大腦的魅力所在——它們是相對簡單的神經元球,模拟了完整大腦的一些特征,但僅僅觸及了人類大腦能力的表面。但這項新研究表明,微型大腦可能比之前人們認為的更為複雜。“我的一些同事說,‘不,這些東西永遠不會有意識,’”穆特裡告訴《紐約時報》。“現在我不那麼肯定了。”

如果這些腦電波是類有機體具有意識能力的一個表現,那麼神經科學家将要應對一個重大的倫理困境 :因為持續的實驗可能意味着創造并摧毀一個自我意識,就像是摧毀了一個活生生的人類。https://futurism.com/scientists-grew-human-brains-robots

 明天會有什麼酷産品
  •  可以鑽進人類大腦治療中風的“機器蠕蟲”:令人有點頭皮發麻的好消息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麻省理工學院(MIT)的工程師們制造出了一種線狀的“機器蠕蟲”,可以經由磁力操縱,靈巧地在人腦極其狹窄和蜿蜒的動脈同道中穿行。未來,它可以被用于快速清除導緻中風和動脈瘤的阻塞和血栓。

中風常常會導緻死亡和殘疾,但研究發現,如果能在病發的90分鐘内及時緩解腦内的血管阻塞,可以顯著提高患者的生存率。目前這個治療過程是非常複雜的,需要熟練的外科醫生手動引導一根細導線穿過病人的動脈,進入受損的腦血管,再放置一根導管,用于治療或簡單的取出血塊。然而,這些導線不僅有可能在逐漸穿過人體時損壞血管,而且在這個過程中,外科醫生還會暴露在透視鏡的過量輻射下,因為他們不得不用透視鏡通過實時生成的X射線圖像來引導手術。

于是,麻省理工學院的工程師們創造出了這種線型機器人,它是用具有記憶形狀特征的鎳钛合金軟芯制成的,然後被塗上一層嵌有磁性顆粒的橡膠,在外部磁鐵的控制下,機器蠕蟲可以反複地彎曲和複原。在橡膠之外,還會包裹上一層水凝膠,這樣機器蠕蟲就可以在動脈和血管中滑動,卻不會産生任何可能造成損害的摩擦。

“機器蠕蟲”一旦投入使用,不僅能使手術能更快的進行,并且還能減少外科醫生不得不忍受的輻射。

https://gizmodo.com/mit-researchers-designed-this-robotic-worm-to-burrow-in-1837670647

  • 易于穿戴的磁性皮膚,将促進新的可穿戴系統誕生:晃晃小手,世界我有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阿蔔杜拉國王科技大學的研究人員最近開發了一種柔韌的、不易察覺的磁性皮膚,當它被人類佩戴時,附近的磁傳感器可以很容易地追蹤到它。例如,如果用戶把它戴在眼皮上,就可以跟蹤他的眼球運動;如果戴在手指上,便可以幫助監測一個人的生理反應,甚至可以在不觸摸開關的情況下控制開關。

這款人造皮膚的獨特優勢在于,它非常輕,但是它保持了高達360公噸的磁化率。由于其簡單的設計和制造過程,因此減少了由電線、芯片電池、天線等帶來的複雜性。大多數現有的人造皮膚需要額外的電子元件和精細的微加工工藝。相比之下,這款磁性皮膚非常易于組裝,因為它是将彈性的基體與磁性粉末混合,然後在室溫下幹燥制成的。

由于不需要任何布線或其他集成硬件,這種材料非常容易應用。據研究人員稱,隻要幾分鐘的基礎訓練,任何用戶都可以開始創造自己的人造皮膚。

研究人員之一Almansouri說:“希望我們的磁性皮膚能有助于實現一些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從而提高許多人的生活質量。在我們進行的一項用戶調查中證明,磁性皮膚可以舒适地佩戴,這為眼睛運動等精細測量打開了大門。”

具有生物兼容性和不易察覺的材料使開發各種創新的工具成為可能。這些工具既可用于監測生理反應,也可用于遠程手勢控制。它目前最好的使用方向可能是通過集成技術來幫助殘疾人。例如,将磁性皮膚與智能家居應用程序相結合,将使身體殘疾的人能夠遠程執行操作(例如,打開電燈、打開洗衣機等)。

磁性皮膚的另一個特點是,它可以被制成任何形狀或顔色,這意味着它可以被做成你最喜歡的表情符号、公司或研究團隊的标志等形狀和顔色。這使其在未來的商業化上也擁有無限可能。

https://techxplore.com/news/2019-08-biocompatible-magnetic-skin-enable-wearable.html

未來猜想:
  •  曾經看上去“無比瘋狂”的未來猜想,如今你早已習以為常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當你在閱讀這個欄目時,或多或少也許會這麼想:這些所謂技術突破都是紙上談兵,距離實現還遙遠着呢。但如果你回顧曆史,就會發現許多世界上最偉大的發明都曾經被人們認為是遙不可及的,比如以下這些曾經被認為“瘋狂”的設想,如今再也不會有人覺得驚奇:

太空旅行

曾經,人們認為太空旅行是不可能的;現在,宇航員一次在那裡就住好幾個月。1957年,美國發明家李·德·福裡斯特在接受美國之音采訪時表示:“人類天生就是一種地球生物,隻有他的想象力才能使他成為一名星際移民。”不到50年後,國際空間站就使得人類得以生活在一顆人造衛星上,而這顆人造衛星在地球上重達100萬磅。

浮動住宅

浮動城市仍處于理論階段,但荷蘭已經有了浮動的住宅區。大約13個世紀以前,詩人荷馬設想了一個神話般的漂浮城市,周圍環繞着“堅不可摧的青銅”。這個想法還沒有實現,但是浮動結構的概念已經成為了現實。荷蘭擁有漂浮在水面上的公寓樓和奶牛場,使它們更能抵禦洪水。聯合國正在考慮一個漂浮城市的概念,這個概念可以解決海平面上升和城市地區過度擁擠等問題。

避孕藥

美國直到1938年都禁止一切形式的避孕,這限制了人們對避孕方法的研究。在20世紀50年代,活動人士瑪格麗特·桑格才說服了一位富有的慈善家為第一顆避孕藥的研究提供資金,它于1960年被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批準。2012年,家庭醫生帕梅拉·維爾瑪·廖(Pamela Verma Liao)和珍妮特·多林(Janet Dollin)寫道:“已經開發了數千種藥物,但這其中隻有一種具有足夠的影響力,足以赢得簡單的稱号——避孕藥。”“避孕藥把性行為和懷孕分開了。”

DNA指紋技術

在1984年,DNA指紋技術作為一種身份識别的手段是如此的異想天開,以至于它的發明者都不敢相信自己創造了它。萊斯特大學的研究人員亞曆克·傑弗裡斯後來在接受該校采訪時說:“在科學界,能有這樣一個‘靈機一現’的時刻是很不尋常的。”,“我對結果的第一反應是‘這太複雜了。’”。項技術有助于在謀殺案中确定肇事者,還能夠進行更準确的親子鑒定。1985年,人們就通過DNA指紋技術證明一名小男孩是英國公民的孩子,使他免于被英國驅逐出境。

虛拟現實

虛拟現實的概念最初是由科幻小說推廣的。在它成為一種廣泛的技術之前,虛拟現實屬于科幻小說的典範。 1933年,一個名為“醒來的男人”的短篇小說系列描述了人們被連接到一台允許他們過着另類生活的機器。類似的概念後來出現在像《星際迷航》和《黑客帝國》這樣的電影中。如今,虛拟現實已經廣泛應用于遊戲,醫療,教育培訓等方面。

https://www.sciencealert.com/these-9-moonshot-ideas-became-real-life-innovations?perpetual=yes&limitstart=1

更新于:2019年09月03日

  • 智領江蘇(資訊)

  • 加入JSAI學會